首页 > 新闻 > 娱乐 > 娱乐焦点 > 正文

网综“鼻祖”,依旧领航 《奇葩说》的“夕阳红”

核心提示: “这一季比上一季好看了。”这是许多《奇葩说》的老粉对于第六季节目的观感。扛过了“中年危机”的《奇葩说》,似乎迎来了自己的“夕阳红”。

“这一季比上一季好看了。”这是许多《奇葩说》的老粉对于第六季节目的观感。扛过了“中年危机”的《奇葩说》,似乎迎来了自己的“夕阳红”。这档纯网综艺的开山鼻祖,独树一帜的原创辩论节目,依旧在以新鲜感和开放性为国产综艺领航。《奇葩说》好似一个老顽童,一直没长大,但一直在成长,亢奋躁动是它的标签,步履不停是它的路途。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刘雨涵

从绝望到

5000万广告收入

综艺节目的半衰期规律并没有在《奇葩说》身上发生作用。2014年横空出世的第一季在豆瓣上拿到了9.1分的高分,绝对是国产综艺之光。即使是口碑低谷的第五季,在豆瓣上也有7.4分的评分,这可能是其他许多国产综艺评分的两倍多。而今年播出的第六季节目,也有8.6分。有网友说,“本来以为第六季会继续走下坡路,但没想到第一集居然完美逆袭,把第四季、第五季的各种尴尬一扫而空,甚至有了那么一点当初看第一季的感觉。”

节目制片人牟頔这一季也有着无从取舍的幸福的烦恼。“今年‘新奇葩’的数量和质量都超过我的预期,所以我们在纠结的事情是,还要选多少‘老奇葩’。”哈佛学霸许吉如、狼人杀高手小黑、网红主持李佳芮、电台主播雷哥、留法博士程思博、美国女孩星悦、偶像练习生岳岳……第六季中的这些新面孔将《奇葩说》从上一季的颓势中成功解救出来。

当初策划这档节目时,大概没有人能想到它能做到第六季。节目的形式创意来自高晓松的提议,当时身为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的马东,找到刚刚加入爱奇艺做《晓松奇谈》的高晓松,商量要不要一起开个新节目。高晓松想起早年间看过的大学生辩论赛,觉得可以以此为模板,但是不要那么正式、那么“象牙塔”,轻松活泼一些才好。与此同时,顶着央视最年轻总导演光环的牟頔也带领团队加入爱奇艺,这个毕业于青岛二中的山东姑娘,曾经带着团队在央视做出了《喜乐街》这样的热门节目,而他们还曾策划过一档名为《哪来的奇葩》的节目。高晓松的想法和《哪来的奇葩》碰撞在一起,于是就有了《奇葩说》。

这样闻所未闻的全新节目形式,不要说视频网站平台和广告商不看好,就连节目组自己心里也没底。牟頔说,“我们好几次都绝望了”。作为主持人的马东在节目海选时说,“我一度觉得这档节目快做不下去了”。直到肖骁、范湉湉这样的选手出现,《奇葩说》才逐渐有了清晰的面貌——“奇葩”就是这样。之后,马薇薇、颜如晶、花希等,让观众见识了什么是“奇葩”式辩论。

一开始,牟頔给《奇葩说》开价3000万元,视频平台来的100多人听后走了90个。一开始,马东的花式口播广告只有“时尚时尚最时尚”某时装品牌,后来多了“喝了能活到99”的某品牌酸奶,再后来,各种品牌疯狂追投,《奇葩说》第一季广告营收5000万元。这在2014年,对于一档网络综艺来说,令人难以置信。《奇葩说》一出手,就给纯网综艺树立了标杆——节奏快、信息多、直接给,当然最重要的特点是,就是要好玩。

在高速列车上

扒着栏杆狂奔

第一季的《奇葩说》距离现在,也不过仅仅过去了五年的时间,却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那时的肖骁还是美妆节目的主持人,被贴上“蛇精男”的标签。那时的范湉湉,还是受了情伤的喜剧演员,被贴上“剩女”的标签。那时还是蔡康永、高晓松、马东的“马晓康”组合,三个中年老男人一起穿着苏格兰裙出现在节目里,本身就挺“奇葩”。而那时的“奇葩”,还是个网络流行词。“奇葩”这个充满古早味的过气网红词,却几乎成了《奇葩说》的专属用词。

但是有些东西还是一成不变的。当初提议节目形式的高晓松听说是由央视走出来的团队来制作,他还担心节目会过于正式和严肃,没想到最后出来的效果duang duang duang。《奇葩说》被认为是最具有网感的网络综艺,时至今日,它也担得起这个名号。也许制作团队都是看着《康熙来了》长大的90后的缘故,《奇葩说》的外在包装一直都很具有《康熙来了》的美学特征。色彩搭配的五彩斑斓,两三个镜头就有一组花字的密集型特效,那瓦数足够亮的灯光效果,也是请为奥运会服务过的灯光公司来打造的。

对于年轻人的狂热追求也是从未改变的。“40岁以上人群请在90后陪同下观看”,第一季《奇葩说》的这句口号是由马东想出来的,这句话给《奇葩说》定了调。牟頔说,“我们不做讨好所有人的事,只要做到讨好年轻人就够了。”而眼瞅着第一批90后马上就要三十而立了,《奇葩说》的关注重点又放到了00后。“第五季的新用户增量在00后一代人身上。”因为太胖被同学嘲笑,我该减肥吗?爸妈要跟我不喜欢的人再婚,我该阻挠吗?这样的辩题更贴近00后的生活。

马东说,加入网络平台,他就像在一辆高速列车上,“扒着栏杆在底下狂奔”。许知远主持的《十三邀》采访马东,他在拍摄间隙忙着玩《王者荣耀》,因为“身边的小孩都在玩”。许知远问肖骁,为什么马东一直要保持最新的敏锐感,肖骁给了一句玩笑式的回答,“因为年轻人的钱最好赚啊。”

没“放弃治疗”的

《奇葩说》满血复活

第一季时的5000万元广告收入,到了第四季已经变成了将近4个亿。粉丝拥趸无数、赚得盆满钵满的《奇葩说》,在第五季时却遭遇了自己的“中年危机”。“老奇葩”没状态,“新奇葩”不给力,“嘶吼式的辩论”“撒泼式的表演”让观众看得心累。不仅过多的恋爱观讨论让辩题变得油腻起来,还“后院起火”——傅首尔和董婧的后台打骂事件让节目冲上风口浪尖,最终不得不以双双退赛来平息风波。

内外交困。在《奇葩说》第四季和第五季之间空当的一年两个月的时间里,《中国有嘻哈》《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轮番上线,它们比《奇葩说》更会“讨好年轻人”。“《奇葩说》还做不做,这是个问题。”马东也深知《奇葩说》的病根,“老面孔看腻了、新面孔出不来;靠打擦边球的话题难以维系;IP老化,没有新鲜内容,难以吸引更年轻的人;流量怎么变现?花式口播都看腻了,还有意思吗?新节目选择这么多干吗还要你?”马东也想过见好就收,但是另一种声音告诉他,“如果这个时代的屏幕没有《奇葩说》,也未尝不是一种遗憾。”

第六季的《奇葩说》对症下药,大有满血复活之势。首先它扩大了海选规模,在七大城市进行了线下海选,还开辟了欧洲赛场。最终在报名的36000人里,选出了56名“新奇葩”。这一季的新选手质量要明显好于上一季,杨奇函和许吉如的清华同门之辩,在贝尔实验室实习的留法博士程思博与詹青云的“神仙打架”,这成就了《奇葩说》节目中的辩论名场面。

这一季的规则也够“狠”。哪怕是BBking(《奇葩说》冠军),也要从零开始打辩论。于是才有了黄执中被“新奇葩”雷哥淘汰进入待定的戏剧性场景。而导师带队亲自下场打辩论更是让老粉们的幻想成真。“奇葩美术馆着火,救名画还是救猫?”李诞贡献的9分钟辩论,成为了《奇葩说》历史上的经典一幕。导师们辩得过瘾,观众们听得带劲,马东甚至笑说,“反正我们节目也挺懒的,要不就这么(导师亲自辩论)比下去吧。”

在牟頔看来,节目的创新来自团队的战斗力,而这本质上是一个管理问题,不是制作问题。牟頔正在公司内部进行一场大刀阔斧的思维认知革命,最近一年多里,她疯狂阅读哲科类和与生物学相关的书籍,在公司内部成立了创新学院,请各行各业的专家大咖来讲课,培养员工的跨学科思维。进行了思想更新的《奇葩说》团队,已经让人开始期待第七季的新变化。

启迪人心

还是话术诡辩

有人认为《奇葩说》是在用插科打诨的方式启迪人心,也有人质疑《奇葩说》只是话术、是段子、是诡辩。马东自己都在节目里说,“在辩论现场,没有任何东西是越辩越明的……尤其不要受到这些话语密度、情感力量巨大的,受过专业训练的辩手的蛊惑。”李诞在与黄执中的辩论中说,“什么‘遥远的哭声’,那都是他自己编的,他自己都不一定相信。”颜如晶也将辩手称为“演员”的一种,“演员可以过很多种的人生,辩论员是思想上的演员。”

不过,确实有很多人因为《奇葩说》而发生了变化,甚至改变了人生。比如与傅首尔辩论的岳岳,就是在看过节目之后选择辞职当起练习生,现在已经是偶像男团ONER的队长。有节目老粉深情留言说,“感谢所有能够为这个多元世界披荆斩棘的勇士们,谢谢六年前穿着裙子走出的主持人们,我们现在看到这些奇葩不再觉得奇怪,而是将他们理解为像白开水、空气那样理所应当的存在,就是《奇葩说》教给我最酷的事!”

《奇葩说》有使命吗?牟頔说,“我们没有想过要扛起什么中国辩论的大旗,只是想要做一档‘大喷子’的好玩节目。”《奇葩说》的初心是什么?牟頔说,“《奇葩说》的初心就是做一个针对年轻人的温暖好看的娱乐节目,除此之外的‘初心’都是别人赋予我们的。”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