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娱乐焦点 > 正文

话剧《漩涡》: 这是我们想要的生活吗

核心提示: 他们是一群素人,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他们是一群来自不同行业的人,白天上班,晚上加班排练。最近他们做了一件不同凡响的事,将一出反乌托邦的戏剧《漩涡》搬上专业舞台,并让七十一剧社——这一来自民间的济南本土小剧场话剧先锋团队,有机会亮相第二届山东省国际小剧场话剧演出季,出现在更广大的公众视线内。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黄体军

他们是一群素人,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他们是一群来自不同行业的人,白天上班,晚上加班排练。最近他们做了一件不同凡响的事,将一出反乌托邦的戏剧《漩涡》搬上专业舞台,并让七十一剧社——这一来自民间的济南本土小剧场话剧先锋团队,有机会亮相第二届山东省国际小剧场话剧演出季,出现在更广大的公众视线内。

《漩涡》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它的主创团队有什么追求?想发出什么声音?《漩涡》的编剧兼导演曲文豪告诉记者,这部剧是想探讨“到底是什么影响了当代青年人的爱情”,“两个人想走在一起但不能走在一起的原因是什么”。这话听起来有点抽象,但曲文豪称,《漩涡》是他计划做的《抽象三部曲》中的第一部,接下来他会继续关注这些抽象的人生问题。

《漩涡》的灵感来自电影《龙虾人》。故事背景是在不远的将来,人口负增长严重,某国执行了《龙虾法案》;任何年满21岁的公民,如果单身时间超过30天,将被视为不利于种群繁衍,而被人道处决。男主角阿斌是个保安,习惯性过着自我放弃的生活。为了不被处决,一月之内他约会了三个不同的女性。

第一个女孩是银行经理,他认为,两个人不能在一起的原因看似是钱的问题,但实际上更可能是阶级阶层问题。第二个女孩是行为艺术家,她志愿做无用之人,反功能主义,反“天生我材必有用”。两人的共同点是一无所有。但女孩看出来,他只是在为建立关系而寻找共同点。女孩从地上捡起一枚硬币,这枚硬币马上让所谓的共同点变成了不同点。女孩故意问他能否放弃自己的一切跟她走?但阿斌并未完全脱俗,他讨厌金钱至上,但一无所有和一无所用也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第三个是教师,丧偶,30多岁,和阿斌的共同点是都想活下去,不想被处决。他们最终在一起了,但他们真正爱对方吗?非也,只不过为了活下去,彼此把对方作为救命稻草,强迫自己喜欢对方而已。

最后,阿斌和女教师走在一起,遇见第二个女孩,故作潇洒地往地上丢了一枚硬币,言外之意是“我找到了伴侣,你后悔去吧。苟活着真好”!

这是我们想要的生活吗?  我们不妨把《漩涡》归入一种“极限处境剧”。在这类剧中,所有人都突然处于一种不可抗力的压迫下,这种不可抗力或是一种触犯即死的法律,或是一种压倒性灾难,或是一种非此即彼的强制性选择,从而使得人性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面临着一种残酷的拷问。《漩涡》一剧反映的是社会对单身男女施加的一种极端压力。想想看,在现实中,各种逼迫性脱单、催婚不是比比皆是,甚至愈演愈烈吗?“你生活那么好,为什么不找个男朋友或女朋友?你为什么不结婚?你为什么不要孩子?”编剧兼导演曲文豪是一位90后,该剧可以说充分反映了这位90后对当代社会中关于青年、爱情和婚姻问题的思考。

而《漩涡》让剧中男主角阿斌扮演者、27岁的韩良深有感触,“我们每个人从事的事业是自己真正喜欢的吗?我们过的生活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吗?就算我们知道不是,责任、家庭等也让我们无力改变。梁志斌不过是一个无能、孤僻、可悲的极端例子。”

演完阿斌,韩良决定不再做阿斌式的人物。“我觉得现在的道路通往不了我想要的生活,我不想在有勇气对生活说不的时刻再次懦弱。”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董艳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