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娱乐焦点 > 正文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独家对话饶雪漫:电影《大约在冬季》结局温暖

核心提示: 根据饶雪漫同名小说改编,由马思纯、霍建华主演,魏大勋、张瑶、文淇、侯佩岑、齐秦等出演的电影《大约在冬季》将于11月15日全国公映。11月2日,影片主创来到济南,与部分高校的同学一起分享观影后的真切感受。

   

根据饶雪漫同名小说改编,由马思纯、霍建华主演,魏大勋、张瑶、文淇、侯佩岑、齐秦等出演的电影《大约在冬季》将于11月15日全国公映。11月2日,影片主创来到济南,与部分高校的同学一起分享观影后的真切感受。

路演之前,著名作家、影片的原著作者、编剧饶雪漫接受了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的独家专访,饶雪漫说,自己之前的小说和影视作品结尾相对凄惨,“这次的故事结尾虽然是开放式的,但相对温暖了许多。”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倪自放      

我是齐秦的粉丝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小说《大约在冬季》以及同名电影,都来源于齐秦的那首同名歌曲,以一首金曲为蓝本创作一本小说,再到担任编剧创作一部电影,《大约在冬季》早期对你有什么意义?

饶雪漫:其实早期并不是最喜欢这首歌的,因为觉得比较平淡,我更喜欢小哥(齐秦)的其他歌曲,比如《狂流》《自己的沙场》等等。但是《大约在冬季》的确是一个经典,非常朗朗上口的旋律,传唱度很高。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你心中的齐秦是什么样的形象?你是他的粉丝吗?

饶雪漫:我岂止是他的粉丝,大家都说我是小哥的粉头。我十七岁的时候,为了去看他的演唱会,逃掉了期末考试,还记得在去程的火车上,整个车厢的人都在唱《大约在冬季》,这个场景我迄今难忘。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对于小说《大约在冬季》和电影《大约在冬季》,你如何定位?怀旧多一些,还是纯爱情的作品?

饶雪漫:其实很难用一个词去定义这个故事。怀旧当然是有,它毕竟讲的是一个发生在20世纪90年代的爱情故事,电影里的很多场景也是非常有年代感的。当然,它更是一个爱情故事,在三个城市、两代人之间,相爱、相离,到把爱传递给下一代,我希望能让大家更多地去思考爱的价值。

电影讲述什么是爱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从歌曲到小说,再到电影,你在理解上的变化是什么?从小说到电影,仅从结构和故事上,你做的较大调整是什么?

饶雪漫:歌曲是小哥写的,有它自有的创作背景。对小说和电影来说,是一份灵感来源。在结构上,小说的构架当然更为庞大,因为它的篇幅更多,要编成电影,当然是需要进行结构的调整,放大主线,把支线有机地融合进去辅助主线,同时我也拿掉了一些小说里原本有的人物,比如罗文,这是一个小念的仰慕者,在原著里其实有很多人喜欢。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就小说而言,很多读者看哭了,马思纯看哭了,齐秦看哭了,在你看来,他们的哭的“点”是什么?

饶雪漫:小哥和纯纯(马思纯)都是非常感性的人。我觉得每一个看这个电影的人,被戳中的点是不一样的,我猜想,他们可能是在故事里看到了自己的投射,才会有共鸣吧,其实不止他们,每个人都是这样。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如果说《左耳》被视为“青春疼痛文学”,那么相对而言,《大约在冬季》该如何称呼?或者说,你之前被称为“文学后妈”,是因为你许多爱情小说的结尾都比较悲惨,那么这一次在影片的结尾有什么样的改变吗?有一些温暖或者光亮的东西吗?

饶雪漫:结尾是开放式的,但是我觉得看完电影的人都会觉得是温暖的。电影想传递的,其实就是对爱的判断。什么是爱呢,一定要在一起的才是爱吗?如果深深地爱过,就算最后的结局是错过,你能否认爱的存在吗?每个人有自己的判断,也会有自己的投射,我也很好奇观众们对电影结局的想法。

当编剧比当作家更难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在确定影片主演时,马思纯、霍建华的哪些特质让你确定用他们饰演影片的主演?包括张瑶?

饶雪漫:在写小说的时候,我其实没有想到马思纯,但是在写剧本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安然就是她了。我和纯纯合作了很多次了,我们很熟悉,她身上的热烈跟安然其实很像。而华哥(霍建华),他当初的确是犹豫的,后来我们通了几次话,非常坦然地分享对剧本和人物的看法,我发现他身上的内敛和温柔,都跟齐啸身上的气质很搭。张瑶,我们之前在《秘果》里有过一次合作,虽然戏份不多,但是她的表现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我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觉得孙瑶瑶这个角色非她莫属,虽然她总说这个人物跟她不像,但其实孙瑶瑶身上的那份仗义和幽默,都在张瑶身上可以看到。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作为一个作家,做编剧时的感觉有何不同?

饶雪漫:当编剧太难了。我总说,当作家,我是有天分的,但是当编剧,我真的付出了很多的心力。当作家,你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天马行空。但是当编剧,除了构思内容,你还要考虑到拍摄的时候,这样写到底能不能拍出来。拍《左耳》的时候,我就说,我要是写“雨一直下”,苏有朋就得拍一天,“血流成河、千军万马”就更别想了。我觉得这是跟当作家最大的区别吧。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疼痛是青春片的主要声音吗?

饶雪漫:我不敢说每个人的青春都是疼痛的,很难统一去定义。但是每个人的青春一定是不完美的,或多或少都是有遗憾的,如果你愿意用疼痛去形容,没问题。因为遗憾总是让人揪心的。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