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娱乐焦点 > 正文

王蒙、秦怡、郭兰英:他们是老寿星,更是艺术常青树

核心提示: 作家王蒙、电影艺术家秦怡、歌唱家郭兰英获得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德艺双馨的三位前辈,当之无愧。他们用自己的智慧、才华和汗水创造的文学艺术经典,深刻影响了几代人。“人民”永远放在他们心中最高位置,他们为艺术家树立了一个标杆。

“人民艺术家”称号,他们当之无愧

大众日报·新锐大众记者 逄春阶

作家王蒙、电影艺术家秦怡、歌唱家郭兰英获得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德艺双馨的三位前辈,当之无愧。他们用自己的智慧、才华和汗水创造的文学艺术经典,深刻影响了几代人。“人民”永远放在他们心中最高位置,他们为艺术家树立了一个标杆。

图片加载失败

三位艺术家,我仰慕已久。

我读过王蒙大多数的作品,现场听过他的讲座,陪他游过济南护城河、曲水亭、大明湖,他还在北京给我颁过一次奖。好多交流的细节,历历在目。从他身上感受到的,总是青春勃发,举重若轻,看不到半点颓唐。

第一次采访秦怡,是十多年前,在北京;第二次是去年,在上海。印象深刻的是在上海华东医院里,我听她谈扮演芳林嫂的事儿,她从小在城市长大,扮演一个农村妇女,克服了好多困难。有一场戏,陈述饰演日本鬼子冈村。导演要求饰演芳林嫂的秦怡把手榴弹正好扔到陈述的脚后跟上(芳林嫂因为紧张,忘记拉弦),秦怡犯愁,她投掷技术不行。最后绞尽脑汁,想出了个法子,就是紧盯陈述的脚后跟,陈述一来,她就看他脚后跟,他走到哪里,她就看到哪里。等到一开机,啥也不管,就朝着陈述的脚后跟扔出去。没想到,隔着二十多米的距离,秦怡就这么一扔,扔得很准。

郭兰英的名字,从小就熟悉,上小学时,老师就教唱《南泥湾》《绣金匾》等歌曲。2011年11月25日晚,在第九次文代会、第八次作代会代表们的联欢晚会上,我现场听到过郭兰英的演唱。

他们对文学艺术的执着与坚守,永远值得学习。什么都压不垮他们,什么都打不倒他们。

王蒙曾下放新疆十几年,但他没有放弃写作,恰恰是最困难的时候,也是写作激情迸发的时候,王蒙永远在思考,永远在奔忙,把心中所思所想所悟行诸文字。王蒙今年已先后发表了《生死恋》、《地中海幻想曲》等四篇作品。今年7月和8月,他又在中国作协北戴河创作之家,写了8万字的中篇。简直是奇迹。

秦怡面对家庭不幸,不低头,不屈服,几十年如一日,用带泪的笑,温暖着自己从事的电影事业。

而郭兰英更不应说了,她是大地的歌者。我看过一个采访郭兰英的节目,年轻时,大冬天她趴在冰上练嗓子,把那块冰喊出一个大窟窿,正是昔日那些艰苦的训练,让郭兰英的歌声成为了一个时代无可取代的经典。

图片加载失败

郭兰英的青年时代

他们的一个共同点是,把自己的命运跟祖国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

郭兰英曾说:“《我的祖国》这个歌完完全全是代表了我的心理呀,也代表我郭兰英的生命啊,这说实话,没有祖国哪有我郭兰英啊!”

2014年秋,秦怡以93岁高龄“挑战”青藏高原,在海拔3000多米的野外环境下拍摄由她创作的《青海湖畔》。影片以青藏铁路建设为时代背景,讲述以女气象工程师梅欣怡为代表的一群气象工作者,在高原上气象科考的故事。秦怡说:“我为讴歌高原上的科技工作者写了这样一个剧本,反复改、反复磨,就是想把好的故事、科学家精神传播出去。”

而作家王蒙就更不用说了,他写出的作品超过一千万字,一个个鲜活的角色,从他那独特的王氏语言流中汪洋恣肆地倾泻而出。王蒙说:“‘人民’两个字是我写作的最大动力。”

图片加载失败

秦怡在《青海湖畔》中的剧照

三颗艺术之星,还是老寿星,是常青树。王蒙85岁,秦怡97岁,郭兰英89岁。他们都有自己独特的生活哲学。

王蒙说:“在生活态度上,我喜欢乐生,喜欢对于各种新鲜与陈旧事物感兴趣。”

秦怡说:“我这辈子在工作和家庭上吃苦、受难很多,人家都说我心态好,人终究都有过美好生活的愿望。但我从不认命,我会分析,就像剥橘子,把这些心结一个一个、一层一层地剥开。”秦怡的“剥橘子”哲学,值得玩味。

在郭兰英看来,一个人要想始终保持旺盛的精力,必须豁达地对待人生,要“躲”气,不要“多”气。遇到生气的事,要很快地自我消化掉,千万不要没完没了地生气。郭兰英的“躲”气哲学,也耐琢磨。

他们是人民艺术家,但他们也是普通人,喜怒哀乐,他们也会遇到,只是他们用其宽阔的胸襟去面对,这也成就了他们丰盈的人生。

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三位艺术家的创作道路和人生轨迹,是对这一论断的生动诠释。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编辑  曲鹏)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