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娱乐焦点 > 正文

人才空了,素材瘪了,《脱口秀大会》还会有下一季吗?

核心提示: 脱口秀竞技节目《脱口秀大会》第二季在22日晚收官,同时2019年度中国脱口秀演员排行榜出炉。这一季的《脱口秀大会》依旧贡献了不少的段子和金句,也涌现出了一批脱口秀新人,但是相比于两年前第一季《脱口秀大会》的红火景象,这一季人才不足和素材匮乏的短板凸显出来。

脱口秀竞技节目《脱口秀大会》第二季在22日晚收官,同时2019年度中国脱口秀演员排行榜出炉。这一季的《脱口秀大会》依旧贡献了不少的段子和金句,也涌现出了一批脱口秀新人,但是相比于两年前第一季《脱口秀大会》的红火景象,这一季人才不足和素材匮乏的短板凸显出来。 

细看这一季的选手名单,会发现与第一季《脱口秀大会》重合率相当高。

第一季的六强选手是王勉、王建国、王思文、庞博、ROCK、卡姆,而这一季的五强是呼兰、王建国、王思文、庞博、卡姆。

人才短板的劣势在这一季更加明显。

庞博、思文、王建国等脱口秀“老炮儿”在这一季虽然有一些闪光点,但是整体表现差强人意,大大不如上一季的活力和灵气。

反倒是素人选手晓卉等让观众感到惊喜,虽然段子结构和表演节奏还有一些松散和不专业,但是这种不稳定也让他们显得少了一些规整的匠气。

脱口秀是一种“舶来品”,这种源自欧美的胡吹乱侃的说话形式被引进后,是《今晚80后脱口秀》这个节目为本土脱口秀奠定了基本形态。

由于《今晚80后脱口秀》的主持人王自健是相声演员出身,他将欧美风格的脱口秀与本土的相声进行了融合,于是本土脱口秀就变成了用幽默锐利的语言讲述年轻人对于各种时事热点和生活琐事的所思所想。

这种本土脱口秀的形式特点,决定了脱口秀表演必须非常依赖于个人经历和生活经验。

有着国企工作经验的张博洋在节目中的吐槽,就扎了大批“社畜”小白的心。

而辞去了程序员工作的庞博成为职业脱口秀演员后,却遭遇了创作瓶颈,需要跑到动物园找灵感才能写出段子。

这很像讲述脱口秀演员生活的美剧《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女主角米琪一旦脱离了自己的生活就无法进行出彩的表演,她只能以自己的经历作为自己脱口秀表演的素材。

2017年《脱口秀大会》第一季播出时,当时还正是脱口秀节目的“大年”,《吐槽大会》《金星秀》等让观众对于这种喜剧形式充满了新奇和好感。

而现在《金星秀》早已停播,《吐槽大会》第三季被吐槽为“念稿大会”“洗白大会”,脱口秀这种喜剧形式不断滑入低谷。

还在苦撑的《脱口秀大会》第二季这次将赛制变得更加残酷,比如加入开放麦的淘汰环节。

但是节目选手张博洋却认为,“脱口秀是所有喜剧门类里最不能比赛的。”

他认为因为脱口秀最没有形式感,而淘汰规则会让现场气氛变得压抑。张博洋在参加了三期节目之后就选择退赛。

拿到了冠军的卡姆说,“现在的节目潮流就是要比赛。国内的综艺最近就是流行各行各业评个第一,说唱评个第一,乐队评个第一,脱口秀也要评个第一。”

或许脱口秀表演更适合以短视频的形式存在,捕捉生活中能够随时随地产生的段子,而不是正襟危坐,组织一档十几期的季播节目,而且还要采用比赛淘汰制的形式。 

两三年前红红火火的国内脱口秀综艺市场,如今只剩《脱口秀大会》和它的兄弟节目《吐槽大会》苦苦支撑。

后继乏力的《脱口秀大会》,还会有下一季吗?脱口秀这种舶来的喜剧形式,能够在国内落地生根,找到生存空间吗?

这些问题要留给节目制作方继续探索和作答了。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刘雨涵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