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娱乐焦点 > 正文

喜剧《燃烧的疯人院》上演 “疯子”会演莫扎特的歌剧吗

核心提示: 9月6日、7日两晚,在济南历山剧院演出的喜剧《燃烧的疯人院》告诉我们,只要你也愿意变成一个“疯子”,就有机会和一群“疯子”成功演出一部像莫扎特的《女人心》这样轻松幽默的喜歌剧。   

  

《燃烧的疯人院》剧照。

齐鲁晚报讯(记者 黄体军 )疯子会演戏吗?他们也会关心男人女人的爱情与忠贞问题吗?

9月6日、7日两晚,在济南历山剧院演出的喜剧《燃烧的疯人院》告诉我们,只要你也愿意变成一个“疯子”,就有机会和一群“疯子”成功演出一部像莫扎特的《女人心》这样轻松幽默的喜歌剧。   

《燃烧的疯人院》是澳大利亚著名剧作家路易斯·诺拉的半自传式话剧,上演后广受欢迎,并于1996年被拍成电影,被称为澳大利亚“国宝级”喜剧。故事讲的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路易斯给一群精神病人排演莫扎特歌剧《女人心》的过程。1971年墨尔本的一个剧场,外面是反对越战的人潮,里面路易斯带领一群疯子在排演《女人心》,他们也和正常人一样关心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理解问题,关心爱情和忠诚的问题。

严重纵火癖道格,躁郁症罗伊、瘾君子朱莉、暴力倾向症樱桃、强迫症茹丝、轻微自闭症亨利、瘾君子音乐家扎克……在他们表现出的各种乖张颠狂奇葩的症状背后,都隐藏着一个个受伤害的故事,都有一段段梦魇般的过往。要理解疯子何以成为疯子,必须找到打开他们心灵闸门的钥匙。可喜的是路易斯找到了。

果然,在遇到路易斯这个合适的倾诉对象后,疯子们一个个打开了心灵的闸门,揭开了心灵的伤疤。

《女人心》是一部探讨男人女人之间爱情问题的喜剧,剧中莫扎特讲了一个类似恶作剧的故事:老单身汉阿尔封索与两位年轻军官费兰多和吉列尔摩打赌,一旦他们离开一段时间,两人的恋人菲奥迪利吉和她妹妹多拉贝拉未必还会保持忠贞。之后两个青年假装随部队出发,一番山盟海誓后离开了各自的恋人。接着,他们假扮成远方来的富家子弟,分别向对方的爱人求婚。两姐妹起初坚决拒绝,后在两人猛烈的爱情攻势下,终于答应了他们的求爱。在举行婚礼时真相大白,姐妹俩羞愧难当。在老单身汉劝说下,两对恋人最终重归于好。这个故事表现的是女人的善变,不忠诚,但在排演过程中,疯子们不断反问:男人呢,男人忠诚吗?而在现实生活中,路易斯的女友,政治狂热、崇尚性解放的新潮大学生露西也背判了路易斯,剧里剧外,路易斯也走过了一段自己的“疯人之路”……

《女人心》在排演过程中多次濒临夭折,但在路易斯的引领下,这群疯子互相渐渐走近,终于暂时形成了一个“和谐”的集体,隔膜消除了,孤独减轻了,他们接纳了路易斯,也接纳了彼此……在政治变革大潮和性、毒品泛滥的年代,他们作了一次艺术和爱的坚守者。“我们做到了”“我们做到了”。听到他们激动地大叫,你能不为这群疯子的成功感到高兴吗?

但命运无常,笑中带泪的时刻来了,剧院在演出结束几周后在一场大火中被烧毁,主要嫌疑人便是纵火癖道格。关于剧中人的命运且听路易斯最后的讲述:“演出结束没多久亨利就死了;罗伊,只要他待过的病区,病人们就会写请愿书,所以他就一直在不同的病区间转来转去;后来我收到过一封樱桃寄来的情书,信中她告诉我每次拿起这把折叠刀的时候都要想着她;茹丝离开病院后成了时间和行动这方面的专家;第二年我也搬去了悉尼,可是没过多久就在报纸上看到了朱莉的名字,她死于吸毒过量;扎克离开病院后组建了一支叫‘精神病瓦格纳’的摇滚乐队,他们还小火了一阵,一年后他又组建了一支叫‘波尔卡’的乐队,在当地的酒吧圈子里非常有名;露西和尼克,他们谁都不相信忠诚,所以在一起没多久就分手了,露西成了学者,尼克成了上议院议员……”

疯子演歌剧,他们“做到了”,而正常人演疯子,他们也很好地“做到了”。青年演员潘炳臣,让我们记住了罗伊这个角色,赵骞让我们记住了路易斯,导演佟欣雨临时客串,让我们记住了亨利……

“《燃烧的疯人院》中文版从2015年在北京首演,至今已演出140余场,每一场都带给我新的艺术感受。比如每换一个新的演员,都带给我不一样的新的能量。”导演佟欣雨告诉记者。“尤其是在主题挖掘上,一开始我偏重于表现精神疾病的各种表现和病因,但渐渐地这部剧重点转向了探讨人与人互相理解的问题,理解他人,也给别人一个了解你的机会,是消除孤独,消除隔膜和偏见的良方,在这一点上,疯子和正常人都是一样的。”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