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娱乐焦点 > 正文

中国的乐队太懒?应该让《乐队的夏天》来“压榨”一下

核心提示: 摩登天空CEO、草莓音乐节创始人沈黎晖做了一个比喻,他把音乐行业比作是“种树”把综艺节目比作是“摘果子”,“有人种树,有人摘果子,这样才是一个循环。”

摩登天空CEO、草莓音乐节创始人沈黎晖做了一个比喻,他把音乐行业比作是“种树”把综艺节目比作是“摘果子”,“有人种树,有人摘果子,这样才是一个循环。”

好在《乐队的夏天》这颗果子长势喜人。

截止第10期节目,《乐队的夏天》共收获全网热搜热榜195个,其中获微博热搜49个。新裤子乐队的《你要跳舞吗》《花火》、痛仰乐队的《我愿意》、盘尼西林的《New Boy》、海龟先生和薛凯琪的合作等都登上微博热搜,甚至连“陈辉是怎么保养的”“彭磊吐槽李诞是网生艺人”这样的话题都成为网友热议的兴趣点。

图片加载失败

《乐队的夏天》豆瓣评分也在逆生长,从开播时的7.2分飙升到现在的8.7分。圈内还出现了一批大咖级的“自来水”,李健在微博上说他为新裤子改编的《花火》热泪盈眶两次,老狼说自己一看《乐队的夏天》就失眠。

图片加载失败

更有疯狂的节目铁粉甚至将节目logo纹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图片加载失败

新裤子乐队的官微粉丝从起初的十多万,到第10期节目结束之后成功突破了百万大关,这是节目组当初忽悠他们参赛的诱饵。

沈黎晖还遇到了让他啼笑皆非的事情,“我一个朋友突然给我转了一万块钱,让我转给彭磊(新裤子乐队主唱),说他太不容易了,我说你知道他一年赚多少钱吗?”

已经是乐队顶流的新裤子现在的出场费又涨了20%。

图片加载失败

牟頔正在感受着节目给乐队带来的变化。

“比如说新裤子,一开始他们根本不在意比赛,。到了后面感到压力后,就开始非常拼命地准备每一场比赛。比如说刺猬乐队,来节目以前他们快要玩不下去了,但在节目过程中重新找到了当时几个人一起玩乐队的热情和激情。”

图片加载失败

“中国的乐队就是太懒了。”

沈黎晖进行了无情的吐槽,他认为能够出现一档综艺节目来“压榨”一下乐队是个好事。

“往常乐队创作的频次和工作频次是按年的,综艺节目的逻辑是按周,所以乐队完全没有在综艺节目中这样高工作节奏里干过事,像关在监狱里面一样。”

大张伟在节目里说,“我以为现在年轻人没有玩乐队的了。”

彭磊说,本以为乐队早就断了香火。

而在《乐队的夏天》里,九连真人、斯斯与帆等连圈内人都闻所未闻的年轻乐队成为了黑马。

就像刺猬乐队在《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里最后唱的——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乐队的夏天》让观众看到了中国乐队绵绵不息的生命力。

图片加载失败

乐队的黑色幽默和直来直去成为节目在音乐之外的最大看点。

比如彭磊的花式“胡说八道”,沈黎晖说新裤子“走过了摩登天空的历史”,彭磊说公司“榨干了我们的青春和血肉”。

比如子健(刺猬乐队主唱)这个最不爱洗澡的处女座,表示“张杰是我洗澡的时候会听的一个歌手”。

还有盘尼西林的主唱小乐在节目里直怼大张伟“那是你听不懂”,现场气氛剑拔弩张。

图片加载失败

不过《乐队的夏天》保有对乐队的最大善意和尊重,并没有将这些梗料加工成节目的戏剧性冲突。

节目制片人牟頔说,“我们其实在节目中呈现的只是很克制的一部分,因为担心观众对乐队的不了解造成一些误解,其实那种‘怼’是不带恶意的,乐队的人习惯了直言直语,不加掩饰。”

齐鲁晚报 记者 刘雨涵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