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娱乐焦点 > 正文

新片放眼瞧|电影《雪暴》讲述“负重前行”者的故事

核心提示: 电影《雪暴》最后打出一行字,“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这样的话语,配合汪峰为影片演唱的主题曲《美丽世界的孤儿》,共同为影片点了题

齐鲁晚报讯(记者 倪自放)电影《雪暴》最后打出一行字,“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这样的话语,配合汪峰为影片演唱的主题曲《美丽世界的孤儿》,共同为影片点了题:以森林警察为代表的一批默默无闻的守护者,他们的内心其实有迷茫和不安,在无人关注之处,他们面对着广阔的山林和雪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正如歌中唱的,“时光流走了,而我依然在这儿,我已掉进深深的旋涡。”

影片的主题,也是那些“负重前行”者的故事。张震饰演的警察王康浩和同事韩晓松(李光洁饰演),都暗恋倪妮饰演的孙医生。在一次进山巡查的过程中,韩晓松被打劫运金车的劫匪杀害,王康浩眼睁睁看着同事牺牲,却无能为力。为了探求真相,王康浩暗地里搜集证据,熟悉地形,终于在一场灾难级的暴雪降临时,与谋财害命的悍匪发生了惊心动魄的正面对决。

但《雪暴》不是一部简单的英雄电影。导演崔斯韦对于犯罪类型电影有深刻的理解和独特的表达,作为其导演处女作,《雪暴》将犯罪题材放置在长白山的冰天雪地里,在这样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上演一出精彩的警匪对决大戏。

相对封闭或者密闭空间里的戏,能深刻地反映人性的冲突。在雪暴到来之前的大山里,一个个主角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纠缠在一起。王康浩是为了抓住劫匪完成自我救赎,三个劫匪是为了运走之前藏在悬崖下的金子,刘桦饰演的度假村保安也因为贪婪参与进来,而孙医生走进大山,是为了寻找一段不愿放弃的情感。因为处在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各方的力量不断失衡扭转,劫匪的内乱让局面逐渐失控,草菅人命的连环杀不断上演。度假村雪夜里廖凡与张震的最后对决,类似于杜琪峰在《夺命金》或者昆汀在《八恶人》里设置的场景,面临绝境时人的疯狂与镇定,都被表现得淋漓尽致。影片的英文片名《SAVAGE》,直译为“野人”,据说这缘于一位老猎人的话,“失去灵魂的人都是野人”,在电影的最后,除了孙医生,其他人都失去了自己的灵魂,成为了野人。

“等这场雪没了,没有人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作为一部警匪大片,《雪暴》留给人的印象不仅仅是震撼的枪战,在片中还有一头代表森林守护意象的神秘的马鹿,在影片一片肃杀的长白山枪战戏里,让人记忆尤深。这不仅表现了“万物皆有生灵”,也和影片的主旨一脉相承,那就是有关坚守、有关去和留,这样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影片的主人公。影片讲述了目前森林警察的生存困境,以张震饰演的警察王康浩的一句独白开篇,“我调来这里公安局的时候,林业已经衰败了,是不是离开成为这里每一个人的问题”。作为一个社会上鲜有人关注的群体,他们始终面临着“离开”和“留下”的选择。韩晓松牺牲在冰天雪地的长白山,孙医生面临着回北京还是留在大山里的问题,而王康浩用“你知道我是一个警察,我不会这样放了他们”的话语与行动,表达了自己的坚定。

电影中一望无际的广阔雪林逐一闪过,森林警察在林区内艰难前行的巡逻画面,成为一道道孤独的风景,这也让“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这样的点题之语,显得格外贴切。

延伸阅读

崔思韦电影的暴力美学

作为编剧,崔思韦参与了《疯狂的赛车》《无人区》《一出好戏》等电影剧本的创作,《雪暴》是他的电影导演处女作。但不管是他编剧或者是他执导的电影,崔思韦这位名字尚不为观众熟知的电影人,在其作品里展现了独特的暴力美学。

《疯狂的赛车》延续了宁浩《疯狂的石头》的多线索叙事风格,但山寨文化与暴力美学的混搭还是特点鲜明;《无人区》从场景到人物造型都尽显粗粝风格,暴力美学冲击力明显;《一出好戏》相对前两部作品动作戏略少,但成为了影片立意与剧情转换的重要推手。

《雪暴》在故事的节奏上仍显得缺少张力,但影片的暴力美学足以让该片个性鲜明。影片开场时,冰天雪地里十几个大原木从山顶冲下来砸向运金车,运金车在山间翻滚,影片冷峻坚硬的气质一下子就出来了。电影中段,芦苇丛中王康浩与劫匪互相寻找与猎杀,颇有美式西部片或传统武士电影的仪式感,加上肃杀味道更浓的风雪,更显影片的坚硬气息。白天雪地里的枪战以及夜间雪暴来临前的决斗干脆利落,杀戮、奔跑充满写实感,让皑皑白雪里的暴力美学,具有了独特的意境。齐鲁晚报记者 倪自放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