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娱乐焦点 > 正文

《都挺好》不是“爽剧”是“不爽剧”

核心提示: 如果将去年的“剧王”《延禧攻略》称为“爽剧”,那么,提前预定今年“剧王”的《都挺好》应该算是一部“不爽剧”。

 

齐鲁晚报讯(记者 刘雨涵)如果将去年的“剧王”《延禧攻略》称为“爽剧”,那么,提前预定今年“剧王”的《都挺好》应该算是一部“不爽剧”。相比于魏璎珞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一路开挂,苏家人则是一团乱麻、一地鸡毛地互相伤害,解不开,理还乱,让观众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都挺好》消费的就是观众的这种“不爽”。

在《都挺好》播出的26天时间里,它的相关热搜超过130条。在家庭矛盾爆发的高潮期,更是一天有十几条话题冲上热搜。“苏明成出来挨打”“众筹让明玉读清华”“苏家渣男天团”“心疼苏家儿媳妇”“苏大强和谢广坤同时掉水里救谁”……这些热搜话题都充斥着观众心中的不爽。观众越气,《都挺好》越火。

如同读者被咪蒙文章中所贩卖的焦虑击中,观众这次在《都挺好》制造的矛盾里沦陷了。咪蒙团队和《都挺好》编剧都是操纵大众情感的高手。今年年初那篇引发朋友圈刷屏的《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就是由咪蒙团队一手炮制,它将寒门、状元、逆袭、暴富、乳沟、灵魂、追求这些热门话题融为一体,成功挑动了大众的神经。《都挺好》也是将社会上讨论较多的热门话题,比如重男轻女、赡养老人、啃老、愚孝、巨婴妈宝、女性独立、中国式长子、“父母皆祸害”等,一块打包进了苏家这个原生家庭,它所产生出的效应必定也是刷屏级的。

观众并不是一味地被电视剧操控着,《都挺好》也让观众获得了一种参与感。有一档收视率颇高的家庭纠纷调解节目叫《金牌调解》,而苏家人的一箩筐家务事放到《金牌调解》中做成十期节目都绰绰有余。苏明玉的那期可以叫《爸爸妈妈不爱我只偏心哥哥》,苏明成的是《一直陪伴父母的是我却不落好》,苏大强可以做一期《儿女阻止我追求晚年幸福》,苏明哲那期必定是《弟弟妹妹都太让我失望了》,吴非的是《老公只顾大家不管小家生活质量下降怎么办》,朱丽的是《老公盲目投资要不要离婚》。屏幕里的《都挺好》上演着纠纷当事人的控诉,屏幕外的观众自发当起了金牌调解员,分析家庭纠纷局势,提出拨乱反正方案,这种开启上帝视角一般的审判感使观众获得极大满足,让人欲罢不能。

人物是影视作品的灵魂,而《都挺好》中的灵魂足够独特。剧中主角都是非典型化的人物,让观众感到新鲜,但同时这些人物又是复合类型的,观众总能从过往经验中找到一种熟悉感。以同样出自阿耐笔下的《欢乐颂》为参照物,苏明玉可以看做安迪、樊胜美与曲筱绡的合体,一人身上同时拥有安迪的能力、头脑,樊胜美的家庭背景,曲筱绡的脾气性格。苏大强则是压榨子女的樊胜美妈妈和胆小怕事的邱莹莹的合体。想想当年《欢乐颂》所引起的讨论度,人物类型进化升级的《都挺好》自然是呈指数倍增长。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都挺好》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受害者,同时又成为加害者,给其他人制造着伤害。即使是剧中最可怜的苏明玉,也如同母亲附体一般对着父亲骂出了“窝囊废”,让她在长大后成了自己最恨的人。即使是被视为家庭矛盾根源的苏母赵美兰,也是被困在不如意婚姻中的可怜人,想要投奔新生活的她因意外怀孕而被命运绊住了脚。冲动暴力的苏明成懂得疼老婆、照顾父亲。苏大强尽管失忆了,也想着要给女儿买习题集。丰满的人物形象让《都挺好》有了深度和力量,而不是肤浅地停留在家庭纠纷的聒噪之中,成为刺激观众不爽感的矛盾制造机。

家庭伦理剧这个类型,一直是流水的主题、铁打的爆款。《牵手》和《中国式离婚》谈论婚姻出轨,《双面胶》和《媳妇的美好时代》掰扯婆媳关系,《新结婚时代》点名凤凰男,《蜗居》和《裸婚时代》剖析年轻人婚恋,《咱们结婚吧》关注大龄剩女,《我的前半生》聚焦中年离异。这一次,《都挺好》从原生家庭这个主题出发,引爆了观众的热情。那么,家庭伦理剧的下一个爆点又在哪里呢?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