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娱乐焦点 > 正文

脱离舒适区,山东打造当代艺术生态圈

核心提示: 多年悄无声息的当代艺术在齐鲁大地上有了回响,山东美术馆收藏部主任郭振宇认为,此次展览回答了自己提设的问题——山东有当代艺术,这是面向时代艺术生态确立山东当代艺术的面貌与形象,并且回应了由山东对于当代艺术的彷徨与前卫性的自我怀疑而产生的焦虑。

当代艺术,这一代表着前卫先锋的艺术形态,在传统艺术根基深厚的山东是如何生长和发展的?近日正在山东美术馆举办的“生态——山东当代艺术研究展”对此作出了回答,这既是对山东当代艺术的一次梳理,也是向大众普及当代艺术的一次引导。

在该展览的研讨会上,专家们认为,在山东美术相对传统的整体面貌之下,山东应从美术理念和方向上有所调整,使之更加适合当今社会的审美需求。

本报记者 刘雨涵     

当代艺术

拒绝惰性与平庸

3月6日,山东美术馆举办的“生态——山东当代艺术研究展”,基于对山东当代艺术整体环境的审视,以及对其发展脉络的梳理,选取了朱艾平、隋建国、张永见、焦应奇、李刚、杨越、张望等共计17位具有代表性艺术家的60余件作品,以期勾勒“山东当代艺术的轮廓和生态”。据了解,展览将持续至4月21日。

在山东举办关于本土当代艺术的主题性展览,这是十分新颖的。山东美术馆艺术总监孔新苗对当代艺术的特点总结为:“当代艺术的思维拒绝惰性,拒绝按照日常惯习和传统的套路表达,而是利用日常惯习和传统观念表达新的创意,揭示新的可能,拒绝平庸。”焦应奇和高相发的作品把汉字变得不可读,看似假字,其实乃是艺术家自己的造字。孔新苗称,很多艺术家已经脱开直接视觉的东西,而进入一种对文化行为和文化心态的思考。

水墨在当代艺术作品中有了新的表现力,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艺术评论家夏可君认为,张望的作品极有代表性。“张望上世纪90年代的作品,影像的重叠与反向凝视,体现了其对于现代都市迷失的反思。其新作在形式上的探索让平面水墨立体化。”夏可君称,油画作品也更加注重身体的表现性,尤其是朱艾平的作品,“其中有面具感、变脸感、幽灵感的艺术面孔,揭示了中国人内在的焦虑和不安。”

对材料强烈的探索也是展览作品的一大特点。郭振宇通过与基弗的对话,形成材料的原始性、废墟感来反触历史文明在这个时代的创伤和经验。孙磊的作品对树脂、玻璃与现成品材质加以运用。张永见用动物的皮加毛发,使人看到物质的原生粗粒感,夏可君称,“让人感受到传统水墨材质在当代转换中能量自信的改变,有一种残缺感、陌生性,并形成一种装置感。”

技术也成为当代艺术的新手段。隋建国的雕塑作品用3D打印让雕塑重新生成,周长勇的数字化雕塑作品则利用了最新的虚拟技术。

当代艺术近年在山东

销声匿迹

当代艺术在国内落地生根不过短短三十余年的历史,大众对于当代艺术的认知还停留在一个相对陌生的阶段。改革开放初期,曾经从日本邀请两百名青年美术精英到中国交流,导致全国性的85青年美术运动,这一热潮又逐步转化升级为全国性的新潮美术运动。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隋建国对美术运动的大背景介绍说:“改革开放后西方现代艺术思潮的引入,使当时的青年艺术家在受到巨大冲击的同时,感受到一种解放的力量。上世纪70年代末北京的星星美展,也是全国性的青年美术运动转为85新潮美术运动的一个潜在的路径。如果没有前面一两代人对于艺术与民族文化命运的探索,青年美术运动和新潮美术运动很容易演化成仅仅是形式上的花样翻新。”

山东当代艺术是从85青年美术运动开始起步的,国家民族画院副院长朱艾平作为亲历者,回忆起了山东当代艺术发展的标志性事件。“当时策划山东85奉献展时,想法很质朴——遴选作品越是新颖越好,再一点就是想做得跟以往美术馆所展内容和形式不一样,其实就是作品的原创性。后来做了山东当代艺术‘呼吸’展,冲击力还是比较强的,完全与体制内艺术相左。”然而在此之后,山东的当代艺术展几乎销声匿迹,“这的确有一个地缘瓶颈问题。”

山东是美术大省,但却很少去关注和研究当代艺术的话题,山东美术馆党总支书记柳延春认为原因有三:“第一,山东传统文化根基深厚,传统与当代呈现对立甚至排斥的局面,当代艺术没有相应的位置。第二,主流文化场馆在推介、研究、关注当代艺术上远远不够。之前,山东美术馆尽管推出了一些当代展,多以引进为主。反而画廊、民营美术馆对当代艺术投入更多的关注。第三,观众缺乏对当代艺术的认识和感知,也限制了当代艺术的发展。”隋建国认为,山东青年艺术家主要向进京和出国两个方向涌出,导致山东自身当代艺术力量减弱。

停留在舒适区

会与时代脱节

齐鲁大地深厚的文化底蕴为艺术创作提供了坚实土壤,但对于当代艺术发展却可能造成一种束缚,美术评论家孙欣认为应当对此警醒:“倘若沉溺在思维惯性和市场簇拥的舒适区中,容易慢慢同化成保守、自足的状态,进而产生与当代脱节的风险,生成一种方言化的艺术,难以在思想立场上有效地提出新问题。”但她同时认为,艺术家需要与地域、时代保持审慎的距离,“实际上也是与所处的空间、时间保持距离,以便深度内省、面对真实处境发现并且提出问题。地域和时代的痕迹对于艺术家和作品的影响是必然的,但既不是重点,也不是终点,而是一个隐性的起点。”

山东美术馆馆长张望提出,在这样一个历史节点和时期,山东应该从美术理念和方向上有所调整,使之更加适合当今社会的审美需求、更加符合艺术发展规律。“此次展览的策划、举办恰逢其时,将引导大众对当代艺术有新的理解和方向。”多年悄无声息的当代艺术在齐鲁大地上有了回响,山东美术馆收藏部主任郭振宇认为,此次展览回答了自己提设的问题——山东有当代艺术,这是面向时代艺术生态确立山东当代艺术的面貌与形象,并且回应了由山东对于当代艺术的彷徨与前卫性的自我怀疑而产生的焦虑。“山东当代艺术在今天提出来,是往前推进了一步,对当代艺术以及年轻艺术家的成长很重要,这个展览会起到一个分水岭作用。”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魏业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