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娱乐焦点 > 正文

土味的《乡村爱情》为啥能折腾成一枝独秀

核心提示: 在当下电视剧市场,《乡村爱情》系列这么纯正的乡土喜剧题材极少见,而拍到第11季仍能让观众翘首以盼,在国产剧中它更是独一份。

   

在当下电视剧市场,《乡村爱情》系列这么纯正的乡土喜剧题材极少见,而拍到第11季仍能让观众翘首以盼,在国产剧中它更是独一份。该剧播出13年来,因“能折腾,爱折腾,会折腾”,象牙山的几位“土味”村民硬是把自己折腾成风靡网络的“东北F4”,年年上演着吸睛力十足的“村心计”。作为农村欢喜剧,它的“乐”“闹”“土”“俗”惹人爱,剧中传统农村的人情味儿与温情世故也慰藉人心。诸多独特特质,成为它长寿的秘诀。

本报记者 师文静

实习生 黄奕杨      

盘根错节的故事

多样复杂的解读

2006年,《乡村爱情》以朴实、接地气又青春洋溢的面貌与观众见面,迅速成为热剧。第一部中,虽然象牙山奇葩“F4”的搞笑风格深入人心,但仍重点刻画王小蒙、谢永强等新农村青年群像,通过他们爱情、创业中的彷徨和选择呈现当时农村的生活画卷,轻松幽默,曲折温暖。

一路追下来,它却逐渐变幻成一幅家长里短、贫嘴干仗的农村生活图卷。创业青年王小蒙与谢永强事业风生水起,但爱情、婚姻生活一言难尽。理清了与多位年轻人的情感纠葛后,他俩终于结婚了,却不孕;领养了谢飞机后,却又生了龙凤胎;总算要踏实过日子了,谢永强又开车出事故,重伤大脑,腿断了,也失忆了……另一边,谢大脚终于捅破窗户纸三婚了,长贵又死了,但死了后又以另一个人复活了,在新剧中谢大脚快疯了;香秀离了结、结了再离、离了再复婚……要不是刘能一直在卖萌逗笑,谢广坤一直在耍嘴犯浑,要没有他俩魔性的互怼互斗,观众估计也要疯。

谁能想到,这个小山屯里以谢广坤、刘能、赵四、王大拿为首的“四大家族”的故事,会以错综复杂、盘根错节、扑朔迷离的方式上演500多集?即便是这样的“土味”“狗血”,也抵挡不了观众的热情。在13年中,它的收视曾力压《亮剑》《闯关东》等剧,网络点击赶超风靡亚洲的《来自星星的你》,网友封它为东北版的《傲慢与偏见》、象牙山的《权力的游戏》,它是“土味”的《老友记》,是低配版的《唐顿庄园》,是东北味的搞笑版《教父》……“乡爱”故事的复杂性,所呈现的人情世故的深度,乃至对人性劣根的无情暴露,让喜爱它的观众陷入沉思。有网络神人说,看不懂《乡村爱情》就看不懂《百年孤独》。

“乡爱”系列已成为影视圈一个值得关注的文化现象。

影评人司马平邦告诉记者,国外长寿剧最后都会面临内容重复、故事枯竭等问题,但“乡爱”这个问题不是太明显,虽然最近几部被观众诟病剧情拖拉,但该剧一直在加角色、换演员,就是想打造成有生命力的剧。

该剧虽不像现实主义题材一样正面直击“三农”问题,但它每一部故事都带有深刻的时代烙印,呈现了农村社会十几年的流变,新农村风景越来越美,农民生活越来越好。在第11季中,它又与时俱进,融入“建设生态新农庄”“精准扶贫”“招商引资”等国家惠农政策,引入新人物,展开新的农村画卷。司马平邦说,中国社会发展很快,尤其是农村发展迅猛,该剧一直在试图抓乡村社会和乡村生活热点。“虽然是生活喜剧,但它对农村现实的反映,是国内其他大电影、严肃题材剧都没能完成的任务。写一部‘乡爱’,比坐在家里编都市爱情、才子佳人和偶像流量剧难度大得多。”

塑造的角色接地气

家长里短很耐琢磨

“乡爱”系列深入人心的形象是象牙山F4以及宋晓峰、王大脑袋等角色。爱耍小聪明、睚眦必报、耍嘴皮子的谢广坤,让人恨得牙根痒痒却又魔性魅力十足。不过,这也是该剧被诟病的地方,有人认为谢广坤、赵四、刘能等形象是在丑化农民,歪曲农村人形象。对此,司马平邦认为,丑化农民谈不上,因为农村有很多比他们还好玩、奇特的人,角色身上暴露的人性,不只是农民的问题,而是所有人的问题。“这部剧亮点很多,如恋爱自由、婚姻民主、追求社会公正的一面等。而具体在主题立意上,用东北话来形容,剧中的父母辈都很‘驴’,但是孩子一辈都非常孝顺,这是向中国传统家庭关系的回归。当下,年轻一代都出门打拼、创业,老人永远是被抛弃的,是意识落后的,但该剧关注到了父母辈的失落,呈现了传统家庭的优秀品质,如孝顺、尊敬老人,聆听父母意见,关注父母情绪等,这是该剧感人的地方。这种呈现,其他剧中很少。”司马平邦说,该剧不强调外出打工、去大城市发展等,它强调把自己家乡变好、变美,这一点很有意义。

谈及“乡爱”13年来的长盛不衰,司马平邦分析了几点:第一,该剧塑造的接地气的角色很抓人,写到了人性的根儿上,演员贴合度高,表演喜剧效果强;第二,乡村故事家长里短,离不开生活,离不开亲情,如果仔细去体会,故事还很耐琢磨;第三,该剧成本比较低,且成本控制得好,相比于动辄几亿、几十亿的电视剧投资,它低投入,高产出;第四,“乡爱”制片、编剧、演员是一家人,在一个良性的系统里良性运作,不会产生片酬矛盾、演员退出等问题,这在电视行业内很罕见,也很难复制;第五,同题材剧中,没有竞争对手。

转到网络播出后,“乡爱”也成为网络神剧,得到年轻人的喜爱,年轻观众占据很高的比例,这一点比较出人意料。关于这一点,司马平邦认为,“乡爱”每一年都能产生适合网络传播的流行语、表情包,也可以随时截一段像小品一样的内容进行网络化传播,这些都合乎网络年轻人的喜好。该剧的一些土味的、反差萌的笑点,容易被年轻人接受。“我个人的看法是,有这么一部贯穿中国十多年的电视剧,是很难得的,我们应该珍惜。另外,也应多研究它长盛不衰的魅力何在。”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路敦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