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娱乐焦点 > 正文

老派的“人在囧途”很温暖

核心提示: 《绿皮书》在奥斯卡上获得分量最重的最佳影片奖以及最佳男配角奖和最佳原创剧本奖三个奖项,以至于人们忽略了导演法雷里。法雷里其实也是该片排名最后的编剧,但看看法雷里以往的作品,全是难上大雅之堂的恶俗搞笑片,2014年他参与执导《电影43》还获得了金酸莓奖最差导演奖。

齐鲁晚报记者 倪自放     

《绿皮书》在奥斯卡上获得分量最重的最佳影片奖以及最佳男配角奖和最佳原创剧本奖三个奖项,以至于人们忽略了导演法雷里。法雷里其实也是该片排名最后的编剧,但看看法雷里以往的作品,全是难上大雅之堂的恶俗搞笑片,2014年他参与执导《电影43》还获得了金酸莓奖最差导演奖。

一个“最差导演”,四五年后执导的《绿皮书》突然就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奖,为什么呢?

现年63岁的法雷里,1994年执导了低俗喜剧《阿呆与阿瓜》,此后他的喜剧电影,总是行走在底线的边缘。行走江湖数十年,法雷里在《绿皮书》里算是把准了奥斯卡评委的脉,从故事题材到表现形式,《绿皮书》就是为奥斯卡量身定做的:老派的公路喜剧,黑白人种的平权故事,加上走心的故事路线,让老派的“人在囧途”故事显得好笑又温暖,还有一点点的深沉。

《绿皮书》的故事改编自真实事件,影片排名第一的编剧,就是影片中白人原型的后人。在上世纪60年代,黑人在美国南方还受到歧视,一名黑人钢琴家唐要去南部进行巡演,为了照顾自己的出行和保证安全,他雇用了一名意大利族裔的白人托尼,两人一同踏上了南下的巡演之旅。从表现形式上,《绿皮书》回归到好莱坞经典类型公路片,超过八成的戏份是“在路上”。这是好莱坞最为熟悉的类型套路,每一个戏剧冲突都可以在随便一段路程中展示,在下一个路程,就可以展示另一个戏剧冲突。在《绿皮书》中,黑人钢琴家遭遇的不能与白人同住一个旅馆、不能上白人宾馆的厕所等矛盾,都得以展示。

黑白人种的平权故事,数十年来一直是好莱坞作品青睐的题材。虽然在本届奥斯卡表演奖项的评选中,获奖的是《绿皮书》里饰演黑人音乐家的阿里,但不可否认的是,影片的故事视角,仍来自片中的托尼,这仍是好莱坞惯常的视角。让人眼前一亮的是,《绿皮书》以一个平权的题材,表达的却是关于孤独与偏见这样走心的主题,而不局限于黑人和白人的平权。影片把白人司机托尼和黑人音乐家唐定位为一对朋友,友情可以治愈孤独,也给人打破偏见的勇气。黑人司机那句“如果我不像黑人,但又不是白人,那我到底算什么?”不被认同的心酸,让人潸然泪下。但好朋友的支持,让他完成自我认同,为自己进行了反抗。

作为奥斯卡最佳影片,《绿皮书》的主题涉及孤独、偏见。但它的表现形式非常“接地气”,用喜剧来传达这份反差极大的友情,贴近了普通观众,这与之前在奥斯卡上仅获得表演奖项的《海边的曼彻斯特》完全不同。电影中优雅钢琴家和粗俗白人司机的“互怼”非常可爱,白人司机上一刻还一脸不耐烦地嫌他事多,下一刻便为他挺身而出。喜感而轻松的故事,对观众而言相对友好。

延伸阅读

系列反差炼就工整作品

齐鲁晚报记者 倪自放

老派的氛围与黑人白人平权的题材,是《绿皮书》获得奥斯卡评委们青睐的原因,但在戏剧表达上,看似平淡的《绿皮书》其实深得戏剧规律,那就是用系列反差形成戏剧张力。

一个白人混混为一个知名的黑人钢琴家当司机,在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这样的故事背景里,这两个主人公的身份本身就是极大的反差。此后的反差,确实也围绕着两人的身份反差来铺陈。去南方的路上,白人司机托尼大嚼炸鸡,并推荐给钢琴家唐。作为音乐家的唐,是拒绝这种“垃圾”食品的,在托尼的劝说下,唐伸出兰花指尝试了一下,还挺好吃。随后的旅程中,所有的戏剧冲突,基本来自黑人和白人的反差:受邀表演的黑人艺术家,甚至不能在白人的宾馆上厕所;认识司法部长的黑人艺术家,还是受到当地警察的歧视被关押;唐看中一套西装,但商店的老板歧视黑人甚至不愿让唐试穿。

影片最后的反差,来自他们冒雪从南方赶回纽约,这一次,反差重新回归到两人的身份上,疲惫的托尼躺在后座休息,唐代替托尼开车。回家后,依然是反差,托尼一家热热闹闹,唐一人孤独冷冷清清。唐敲开了托尼家的门,一起融入这个快乐的家庭。从反差到和解,《绿皮书》用一系列的反差,将影片的故事一步步向前推动,虽无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但娓娓道来,形成一个可信的故事闭环。从这个意义上说,《绿皮书》在奥斯卡最佳影片里不是最有个性的作品,但足够工整简洁。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董艳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