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娱乐焦点 > 正文

属娱你|《地球最后的夜晚》糊了,但它真的错了吗?

核心提示: 文艺片向来是被呵护的“弱势群体”,而这次票房稍有起色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却引发了群嘲。在板砖、口水一顿狂砸之后,我们该静下心来想一想,小众文艺片被放到大众面前,到底该以怎样的姿态?大众面对小众文艺片,又该以怎样的心态?

文艺片向来是被呵护的“弱势群体”,而这次票房稍有起色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却引发了群嘲。在板砖、口水一顿狂砸之后,我们该静下心来想一想,小众文艺片被放到大众面前,到底该以怎样的姿态?大众面对小众文艺片,又该以怎样的心态?

在大部分观众的心目中,已经给《地球最后的夜晚》盖了章:一部玩砸了的文艺片。它不仅在猫眼上被打出堪称史上最低分的2.7分,就连文艺青年大本营的豆瓣评分也从7.6下降到了6.9。有人说该片的低口碑是被错位的营销拖累的,它尝试着学习商业片的营销路数,用爱情类型片的定位把观众忽悠进电影院。它选择的档期也与影片内容格格不入,在跨年这个最需要狂欢的时刻,观众的刚需不是摸不着头脑的高深,而是大剂量的笑料。

把文艺片当商业片来营销,《地球最后的夜晚》并不是第一部。当年《白日焰火》朝着爱情悬疑片的类型去宣传,不但收获了不错的口碑,还拿下了1亿多的票房。除了情怀、艺术、明星之外,文艺片还能靠什么来吸引观众?《地球最后的夜晚》做出了新的尝试,将营销、档期这些文艺片一直不关心也不熟悉的运作手段用上,来扩大受众群,虽然它将卖点定位错了,但是它的试错为后来的文艺片探索了更多运作空间,这种尝试本身并没有错。

2014年上映的《白日焰火》获得1.02亿票房,该片获得第64届柏林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片中主演廖凡获得最佳男演员。

更多观众对《地球最后的夜晚》的吐槽是来自于其本身晦涩难懂的内容。即使国外的IMDb、烂番茄都给出了好评,即使有不少影评人说这部电影是一个轻盈柔软的梦,但印象派的画风遇上喜欢写实派的观众,还是让大众接受无能。晦涩难懂是很多文艺片的通病,当年我看拿下柏林电影节银熊奖的《长江图》,也几乎是需要忍耐着才能看下来。不过这种只有300来万票房的小众文艺片不会引发大众的声讨,可拿下将近3亿票房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就触犯了众怒。

《长江图》剧照,该片获得第66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提名,并拿下杰出艺术贡献银熊奖(摄影),2016年上映票房仅327万

如果将电影比作一个产品,观众买了票就该获得满意的内容,那么《地球最后的夜晚》是一个失败的产品。但是电影仅仅是一个产品吗?当年王家卫的《东邪西毒》票房惨败,大家都说看不懂,为了弥补投资的损失又用原班人马拍了《东成西就》,大获票房。按照“电影产品论”的观点,那么现在就应该全都拍《东成西就》,让《东邪西毒》自绝于市。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的电影市场就成了笑料满地的荒漠。

《东邪西毒》投资1000万港币,票房仅收获900万港币

《东成西就》仅用27天拍完,斩获2200万票房

有电影人曾说过,电影应该是艺术和商业两条腿走路,艺术电影为商业电影提供生命,商业电影让观众对电影保持关注度。以前,我们是国际电影节颁奖台上的常客,如今,我们是国际电影节红毯上的常客。我们的电影越拍越多,票房越来越高,而文艺这条腿,却瘸了。文艺片已经是生不逢时,而《地球最后的夜晚》又是一部个人色彩浓厚的先锋性作品,用口水扼杀它是大众的情绪宣泄,但是保护好艺术的幼苗才是更理性的选择。

巩俐凭借《秋菊打官司》摘得第49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

退一步来说,就算经过时间的检验,《地球最后的夜晚》就是一部彻头彻尾的烂片。但是,这些年来我们看过的烂片还少吗?有那么多的商业烂片招摇过市,还堂而皇之地圈走上亿的票房,我们连鄙视都懒得鄙视一下了,对于一部文艺烂片,却要如此兴师动众地声讨,未免有些苛责了。王家卫只有一个,我们不能要求每一部文艺片都能经典传世,一出现就直奔国际电影节大奖而去,就直击观众的灵魂深处。电影的成长是需要土壤和空间的,几十部商业烂片才能供养出一部《我不是药神》,但是现在我们留给文艺片的空间实在是太小了。不论营销还是内容,请给文艺片留出一些探索的试错空间,我们应当允许它们犯错,允许它们不解风情,只有在包容的土壤上面自由生长,才能开出有生命力的艺术之花。

齐鲁晚报 记者 刘雨涵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