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娱乐焦点 > 正文

导演关正文:文化综艺是向内容价值的回归

核心提示: 从《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见字如面》到《一本好书》,导演关正文一直在文化综艺里深耕,且每次都寻求突破。

从《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见字如面》到《一本好书》,导演关正文一直在文化综艺里深耕,且每次都寻求突破。

齐鲁晚报记者 师文静

齐鲁晚报:让综艺“场景式读书”,这个想法怎么来的?

关正文:我现在也不知道《一本好书》是不是综艺节目。但是用特定的、夹叙夹议的方式把书的魅力局部呈现出来,这是最主要的想法。我们这个节目,就是大众阅读的“试衣间”。

齐鲁晚报:这种拍摄手法,演员怎么去定位表演?

关正文:不是话剧也不是影视,最难为的是表演艺术家。几乎每个演员都会问我:是按照话剧还是影视剧演呢?我就特别不讲理地说“在中间”。比如,黄维德、潘虹在镜头前表演一直都纤毫毕现,动作小、细腻,声音也自然、生活,但现场表演不同,需要让远处的观众也看见,他们动作就会调整到比较大的状态。赵立新、徐帆都是影视、舞台双栖的,但什么是“中间”也同样是问题。大家就一起尝试,特别好玩。

齐鲁晚报:节目舞美豪华大气,背后是不是付出很多努力?

关正文:节目需要塑造差异极大的戏剧场景,如《月亮与六便士》是欧洲的,《万历十五年》是中国宫廷的,《三体》是未来太空的。舞美投入的确很高。我们负担最重的就是舞美、道具和服装造型。几个工种工人就上百,两天拆搭一次,现场瞬间由中国宫廷变成巴黎酒馆。比如,拍阿来的《尘埃落定》使用的是全套藏式,房间、服装,很多演员也是藏族的。光一套头饰就好几斤,徐帆老师戴着都没法低头,太沉了。可是很好看。

齐鲁晚报:拍到第七本书时亏损已六百万,你当时怎么想的?

关正文:我们是一个民营企业,我自己就是老板。所以,赔掉的不是别人的钱,而是自己的。我没什么钱,但这是自己愿意的,而且也不是最惨的。当初制作《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我还卖了房子才顶上饥荒。

齐鲁晚报:最希望观众给你什么回馈?

关正文:现在我听到的最好反馈就是看了节目真的想去读这本书了。而且有趣的是,节目播出后,跨行业反应最热烈的就是出版机构,他们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齐鲁晚报:当下文化节目是创新重点,也出现了不少好作品。你怎么看文化节目这种细化和迭代?

关正文:我一直不把自己的这些节目叫文化节目,因为所有节目都是文化的一部分。我比较倾向于叫做内容价值类节目。我觉得人类精神生活的主流,从来都是为了获得内容价值,支流才是一种休息方式。

大家看到现在的节目在迭代,在我看来,都是向这个主流回归,连进化都不是,就是回到常识的过程。内容价值的核心是提供新鲜认知,滋养生命。这种新鲜认知建立在独立思考的基础上,而思考本身是非常快乐的事情。浅娱乐就是肌肤之亲,感受和思考则更像是爱情。后者比前者快乐得多。所以,我觉得在内容价值类节目的观看过程中,同时就是深度愉悦的满足。这也同样是魅力无边、无法抵抗的。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路敦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