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娱乐焦点 > 正文

郭靖宇捅破收视率造假“窗户纸”

核心提示: 9月15日,导演郭靖宇实名举报电视剧《娘道》遭遇操纵收视率黑幕,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仅王长田、陆川、陈思诚等业内人士声援,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也于前日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文称已展开调查。

9月15日,导演郭靖宇实名举报电视剧《娘道》遭遇操纵收视率黑幕,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仅王长田、陆川、陈思诚等业内人士声援,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也于前日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文称已展开调查。

买收视率

已涨至百万一集

目前《娘道》北京卫视收视已经破1,位列省级卫视第一。郭靖宇说之所以还最终仍然坚持“实名举报”,是因为几天前得知用心创作的《天盛长歌》因收视率“不合格”,被卫视剪掉14集;两天前,他又得知“做收视率一集已经收费100万了,而且不讨价还价,因为风险高了。他们用两个理由吓唬制片人就范,第一个是《天盛长歌》发声明不买收视率结果被剪,直接损失一个亿;第二个理由就是郭靖宇坏了规矩,收视率虽然凑合,但口碑砸了,你看看网上被骂的,这就是不合作的结果。”郭靖宇遂决定“丢掉幻想,准备战斗”。

郭靖宇说:“我今天说的话,主管部门、纪检部门、公安机关都可以来找我取证。”他还呼吁全体同行站在一起,“彻底清除假收视率的毒瘤”。

事实上,这并非郭靖宇和操纵收视率的黑势力第一次正面交锋。2015年,其作品《大秧歌》开播之前也遭遇“收视率敲诈”。对方表示,“如果不买收视率,戏再好绝对进不了前十名!”此次面对敲诈,郭靖宇明确表示:君子不与贼人为伍!他在演讲中说:“国家广电总局要求各电视台签署禁止对赌公约后,某些卫视不收敛,逼迫制作机构继续花钱购买假收视率,而制作机构每部剧要增加几千万元成本——这种成本都只能做假账。一旦做成功了,收视率上去了,再向电视台要高价。这种饮鸩止渴的恶性循环使得大多数电视台不堪重负,更让许许多多制作公司血本无归。可以说,如今的影视界已形成大面积坍塌的恶劣局面。”

王长田陈思诚

都有类似遭遇

郭靖宇此次的宣战行动,引发了行业强震。众多从业者自发声援,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导演陆川、陈思诚等先后“站出来”讲述了类似的个人经历——

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说,“2015年初,因为不愿意参与收视率造假,光线愤而退出电视节目市场。当时多档节目在央视等播出、二三百人赖以生存,停播所有节目之痛苦记忆犹新。停播之前乱象已存在多年、多次呼吁无人理睬;停播至今已三年九个月,其间业界呼吁呐喊不绝于耳,恶况却愈演愈烈无人幸免。据测算,利益集团非法收入每年有几十亿之巨。”

导演陆川透露,“曾经亲耳听到某导演朋友在电话里无奈地要求他的制片将每集40万元购买收视率的费用打到北方某市电视台购片主任指定的公司。他跟我说如果不按照电视台指定公司买收视率,他将收不到电视台尾款。”

导演兼演员陈思诚发微博称,“《远大前程》播出前遭遇同样问题,合作公司良言相劝说这是业内潜规则,属于‘常规动作’,不买‘裸播’便没有收视率!更会成为竞争公司甚至‘友台’攻击的‘口实’!我义愤填膺下想发微博示众,怎奈家妻在旁苦口婆心劝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忍下恶气后我放言,如电视剧圈这样下去我便永不再踏足!今闻郭导捅破这层‘窗户纸’,拍手称快。同样小导演一名,无论未来做不做电视剧都要鼎力支持!”

除此之外,演员徐峥、萨日娜、黄志忠、王景春、谷智鑫、刘智扬、于毅、赵文卓,编剧周梅森、温豪杰、宋方金、王丽萍、王力扶、郝岩、陈彤,制片人俞胜利,学者尹鸿,导演贾樟柯等也纷纷转发声援。 

(杨文杰)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