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娱乐 > 娱乐焦点 > 正文

批“小鲜肉”的时候 别忘了30年前怎么说唐国强的

核心提示: 最近的“阴柔”争论,因新华社批“小鲜肉”而升级。“小”和“鲜”都是年轻的意思,完全没有性别特征的含义。其实这已经点出了问题的本质——幼态持续。只是争论双方的社会学视角都太窄,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已。

最近的“阴柔”争论,因新华社批“小鲜肉”而升级。“小”和“鲜”都是年轻的意思,完全没有性别特征的含义。其实这已经点出了问题的本质——幼态持续。只是争论双方的社会学视角都太窄,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已。

500

性别要素,首先体现于成年后两性的生理分化,但对于人类这种社会学生物来说,性别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社会学概念,而不是生物概念。比如说在大多数国家,成年男性穿裤子,女性穿裙子;男孩常用蓝色标志,女孩用品常用粉红色,这都是工业化以后形成的性别符号。至于男性应该刮胡子,留偏短的头发;女性穿高跟鞋,留长发,更是最近几十年的文化习惯。

所以,我们在评价一个人“不像男(女)人”的时候,首先应该考虑一个问题——我们到底是用什么标志来衡量他(她)?是绝对化的生理标准还是随时变动的社会学标准?现在满大街白面无须的男人,算正常还是不正常?

为人洁白皙,鬑鬑颇有须。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趋。

回到最初的话题,“小鲜肉”的核心概念是一个“小”字。而人类社会比较通行的一个习惯就是忽略小孩子的社会性别,甚至相对忽略他们的生理性别。比如说幼儿园低年级的洗手间就往往不分男女,小学男生带毛绒玩具,女生喜欢军事游戏都属于正常,但年龄再过几年,这些行为就逐渐“另类”了。简单地说,我们比较能接受低龄人类呈现出(各种意义上的)中性化特征。

最近几十年,社会发生了哪些变动呢?

首先是平均寿命大大增加。过去农村老人不到60岁,重病就未必送医院了,现在七八十岁还不甘心保守治疗呢。20出头的女生自称女孩,我们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其次是壮年时间延长更多,80年代的时候,我觉得45岁就算老人,就会掉牙、满脸皱纹,体力衰弱,现在退休后的老人健步如飞是常态。“壮年”时间增加了50%或者更多,“童年”或“少年”也会相应延长。

第三是教育时间——社会意义上的“少年”阶段大大延长,30年前正逢教育低谷,小学没毕业,一半学生已经回家种地了,平均教育年限也许只有五、六年。现在绝大多数人都要经历十几年的学校生涯才工作,甚至要30岁才毕业。这些人也被视为未成年。“男生”、“女生”占总人口的比例越来越高。

第四是婚育年龄越来越晚。过去25岁算晚婚,现在城市婚龄平均都要30岁;过去40多岁可能当祖父祖母,现在40岁可能才考虑生孩子,为此不得不提前存储精子卵子。而婚育历来被视为是最主要的成年标志和性别特征。

这四个因素结合起来,就是十七八岁乃至20出头的男性,在现代环境下被视为未成年甚至半个童年,还没有义务表现出非常明显的男性(社会学)特征,所以被上一代人视为“阴柔”。这里我不是鄙视谁,在十五六岁就上阵打仗、作工养家的那一代人看来,解放后那些读了中学才走向社会的(老)男生们也很不“爷们”。

反过来说,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最终结婚生子,相对“中性化”的那些明星也会逐渐拿起自己的社会性别——没听说过“老鲜肉”吧。吐槽他们“阴柔”的言论也会逐渐化为主流评价。现在盯着TFboys猛批的新华社,怕是忘了30年前他们的领导也用类似的言论批过唐国强。

500

上面这些分析,概括起来就是最开始提到的“幼态持续”概念。而这个过程从几百万年前就开始了。类人猿的婴儿需要比大多数哺乳动物更长的发育时间,出生后也得持续被父母照顾,学习技能,才能在几年后勉强跟上群体的步伐,和其他成年同类交流。这不仅不是人类的弱点,反而促成了人类拥有“科技”和“文化”这两种最强力的工具。现在这个趋势越来越快,如果“代价”是寿命越来越长,我对此喜闻乐见。

?一直读书读到博士会不会觉得少了很多人生经历呢?

受教育时间的增加,意味着少年时光被“拉长”,更迟地进入真正的成人阶段。我们可以一方面提高自己,一方面不急着做出人生抉择。实际上,提高的幅度越大,最后的选项就越多。这正是人类进步的主要方式。

基说:“人类通过强化的学习变成人,人类不只是学习维持生存的技能,而且还学习传统家族关系和社会规律等,也就是文化。文化可以说是人类的适应,儿童期和成熟期的不寻常的形式使这种适应成为可能。”迈尔则说:“人和一切其它动物的区别在于其行为程序的开放性。道德规范是铭记在幼婴的开放性行为程序内。人类的这一开放程序的巨大容量才使道德的形成成为可能。在幼年期奠定的基础在正常的情况下可以维持一生。”

可以说,如果没有了“幼态持续”,“社会化”将难于进行,幼儿园、中小学教育和同期的全部非正规教育都将难于顺利地进行,人类的道德将不复存在,人类整个的文明将是另一番模样。

此外,这个社会对男性的很多需求也在不经意间逐渐改变。比如说30年前,还有很多家庭需要男性的肌肉作为械斗的威慑;至少也得用男性肌肉作为家庭经济的支柱。而随着治安明显好转和工业化的扩展,男性肌肉的价值越来越低了。甚至男性作为经济支柱的地位也逐渐动摇。在这种情况下,坚持用上一代人对男性的社会需求来评价当代小伙子,结果必然是错误的。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